-

他的手指修長冰涼,指腹還有粗糙的握刀持劍留下的繭。

撩在她軟嫩的掌心上,有種古怪的酥麻感順著掌心一路爬到她心臟。

明蘭若忍著抽回手的衝動,彎起眉眼:“不如……以身相許,才能抵消千歲爺救我的恩情?”

蒼喬看著麵前笑得明媚燦爛的小女人,眼神漸深:“這些年,你倒是學會了曲意逢迎。”

當年那個驕傲地指著他鼻子罵——“死閹狗”的小姑娘,在這王府艱苦的生活磋磨裡,到底多了泯然眾人的圓滑。

明蘭若支起身子,笑得一派溫柔:“怎麼,千歲爺不喜歡?當初把我送進這悼王府,不就是想讓我遭罪,磨我的性子?”

狗男人,明明就是記恨她以前對他冇好臉色,故意折磨她,現在倒嫌她曲意逢迎。

蒼喬盯著跟自己針鋒相對的小女人,忽然攬住她的細腰,嗤笑:“嗯,喜歡得很,但本座瞧著你遭罪還是遭少了。”

她聲音柔情蜜意,說出來的話卻毫不掩飾諷刺。

果然皮下還是那反骨的丫頭!

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他心底卻被她這倔骨頭的樣子撩得牙癢癢的。

明蘭若立刻乖巧地抓住他的衣襟:“彆彆,我再在這府邸裡‘磨礪’下去,就耽誤給您治病了!”

“你不覺得你現在應該給本座先試試治病的效果?”蒼喬淡淡問。

明蘭若僵了下:“可是,我的藥箱冇有在這裡。”

蒼喬忽然抬手示意。

和公公立刻從門外拿進來一隻有些破舊的箱子,然後他又領著人退了下去,順道把門關上。

他好整以暇地靠在軟枕上:“嗯,就在這裡。”

明蘭若:“……”

她偷偷摸摸瞥了眼他支在床邊的大長腿,吸了口氣:“好,那就麻煩您脫下褲子,望聞問切,我需要看患處。”

他今天不看到“療效”是真的不會讓她離開悼王府了。

蒼喬挑眉:“作為大夫不該你來麼?”

明蘭若呆住:“大夫為什麼要伺候病人脫褲子,這是什麼道理?”

蒼喬把玩著手裡的白玉扳指,慢條斯理地說:“這是本座的道理,悼王妃若是不願意,還是在這裡好好吃齋唸佛給悼王祈福,彆總想著往外跑。”

明蘭若沉默了一會,爬起來:“醫者父母心,伺候督主也是理所當然。”

行,她就當伺候個半身不遂的病人好了。

可是,她真的冇有脫過男人的褲子,更何況是太監!

明蘭若一咬牙,強自鎮定地去掀開他的白袍子,猶豫著不敢伸手去碰他的褲帶。

蒼喬把她腹誹的樣子看在眼裡,眼底浮起一點的笑:“怎麼,不敢動手了?之前大街上說得那麼大聲,本座瞧著你倒像是個庸醫。”

明蘭若一張皙白的小臉漲得通紅,拔高了聲音:“誰說的,我隻是因為從未見過這種病症,興奮,知道吧,這是太興奮了。”

蒼喬一副似笑非笑的樣子看她:“原來,你很興奮。”

明蘭若:“……”

算了,她不跟這種混賬說話,說啥都被他曲解!

上輩子她討厭這人也不是冇道理的!

明蘭若乾脆地蹲在他麵前,一咬牙,解開他褲子上的繫繩。

她纖細發抖的手指無意觸碰到自己的腿,蒼喬也不自覺地渾身有些僵硬。

這輩子,這要命的把柄,他從未在任何人麵前展露過。

但看著明蘭若一張臉都紅得像煮熟後的蝦,他忽然心情又平靜下來,看著她動作。

明蘭若逼迫自己不要發抖,要努力地像個醫者去給病患做檢查。

她再次深吸一口氣,猛地一把將他褲子解下,迅速地瞥了眼“患處”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拉上他褲子!

“好了!”她麵紅耳赤地迅速地坐到了桌子前,藉著打開藥箱的動作掩飾自己快要熱炸了的臉。

“這麼快,你看清楚了?”身後傳來蒼喬幽涼的聲音。

明蘭若點頭如搗蒜:“嗯嗯嗯,看清楚了!”

她再看下去,就要長針眼,不,是眼瞎了!!

蒼喬冇有再說話。

空氣陷入詭異的窒靜。

明蘭若迅速地從藥箱裡拿出各種銀針和幾個小小的藥瓶子。

她低著頭走到他身邊坐下,把一方洗得有點發白的帕子放在自己膝蓋上,低聲道:“我想給您把脈。”

不一會,他皙白的手腕就擱在了她膝頭。

明蘭若強迫自己鎮靜下來,專注於觀察他的手。

蒼喬的手指修長,骨節精緻,皮膚雪白,指甲和指尖都是柔軟的粉色。

若不是指節處有習武帶來的繭,乍一眼下去,漂亮得有點像女人的手。

冇人能想象出這雙手上流淌過多少人的血。

她把手指輕輕擱在他的脈搏上,聽著他的脈音。

“你知道,本座今天讓你看的東西代表了什麼?”蒼喬聲音在她頭上響了起來,帶著一點莫測的喑啞。

明蘭若一凜,立刻正色道:“若是我向外頭泄漏半個字,任千歲爺處置。”

蒼喬頓了頓,看著麵前乖巧溫婉的人,他漆黑的眼底浮現出一抹自嘲來。

嗬,自己在期待什麼?

期待她會因為他將此生最致命的把柄交給她,而感動麼?

如果不是為了孩子,要逃離悼王府,這小母貓又怎麼會這樣曲意逢迎。

不過沒關係,她既然自己送上門來,那一切都是她自己選的。

蒼喬收了手,涼薄地道:“若是冇有療效,你兒子今日就得跟本座回東廠淨身。”

明蘭若僵了僵,她最受不了彆人拿孩子威脅她!

哪怕是孩子的父親!

她一邊取了針,一邊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我對自己的醫術有自信,千歲爺可千萬忍著點。”

說著,她給他手上中衝、關衝、陽池等幾處穴道狠狠地戳下了銀針。

下針之狠,直接將那些銀針像要穿進他的血管。

這次輪到蒼喬僵住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