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上官宏業臉色一陣青白,咬著牙悶聲說了點什麼:“唔……”

明蘭若一時間冇聽清楚:“什麼?”

“我說——我纔沒有被強暴!”上官宏業忍不住惱火地喊了一嗓子。

明蘭若幾個人都被嚇了一跳。

她抿了下唇,輕咳一聲:“真的嗎?我是大夫,不可對大夫隱藏病情,我是很有職業操守的。”

堂堂將軍王被一個瘋女人擄走霸王硬上弓這種事,怎麼都說不出口,她可以理解的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給本王滾出去!”上官宏業又羞恥又惱火,恨不得掐死麪前的女人。

她是非要把他差點被強暴的事情,翻來覆去的說嗎!

這臭女人和他當真是對頭,見麵能和顏悅色說話都是假象,平靜不會超過一刻鐘!

可秦王殿下哪裡知道他那羞憤不可言樣子,像足了被人強了清白後,羞憤欲死的烈婦。

淩波瞧著自家主子的樣子,都心裡有點微妙的異樣感。

他沉默了一下,還是沉聲道:“王爺,相信我和明妃娘娘都不會泄漏秘密。”

看著在場兩人同情的目光,上官宏業不敢置信:“什麼,你們不相信我是清白的……”

說完這句話之後,他才發現自己這話越說越像失貞婦女!

“滾!滾滾滾滾……你們都給我滾出去!”上官宏業俊臉青白不定,差點氣得傷口都要裂開了。

他白著臉捂住自己起伏不定的胸口,狼狽地側倒在在床上,長髮散落下來,愈發顯得……羞憤無助可憐。

明蘭若趕緊和淩波上前扶起他:“我們信,我們信,我先給殿下看傷,一會還有重要事情跟殿下商量!”

她可不能再刺激這兄台了,她怕他一個想不開去跳河。

他說冇有就冇有吧,給他下針用藥的時候仔細點、費神點就好了。

明蘭若柔軟的手扶上他結實的腰和背的時候,細膩微涼的肌膚貼著他滾燙的肌肉,那種感覺讓他不由自主地一顫,混身肌肉都緊繃了起來。

可身上卻像冇有什麼力氣一般。

他強忍著詭異的感覺,垂眸冷聲道:“你還想說什麼!”

明蘭若見自己轉移話題還是挺有用的,立刻道:“我先給你用藥施針!”

上官宏業沉默不語,隻彆扭地彆開臉,不肯看她。

淩波立刻看嚮明蘭若:“麻煩了,明妃娘娘。”

明蘭若點點頭,拿出小針刀和藥物,開始專心地給他施針刀。

明蘭若這套小針刀和藥物起效雖然快,可弊端是下針刀的時候,患者痛感是異常明顯的。

上官宏業在湯泉山的時候也是領教過的,但這一刻,明明那麼疼。

他的注意力全都在明蘭若的身上,她下針刀時,有一隻小手掌心會需要按住他的胸口、他的肩膀、他的背後、他的腰腹……

還會拿手帕替他身上擦掉滲出的汗珠和血跡。

這樣柔軟又細膩,卻彷彿在他身上煽風點火。

讓他焦躁煩悶,可她靠得那麼近,身上那些清冷的藥草芬芳,卻又讓他心神寧許多。

她的存在就是一個矛盾體,讓他體驗了什麼叫冰火兩重天。

明明痛苦的治療過程,卻讓他想要延長這樣的過程……

上官宏業隻覺得,他大概是被爆炸的氣流衝到了腦子,纔會這樣詭異。

明蘭若哪裡知道他內心在上演一出大戲,見他滿頭大汗,混身僵硬,隻以為是疼的。

她隻拍拍他結實的肩膀肌肉:“放鬆,殿下,身體要僵硬不好下針刀。”

半個時辰後,終於結束了治療,上官宏業隻覺得自己都要虛脫了,披上衣衫靠在枕頭上懨懨的。

“你到底想跟我商量什麼?”

明蘭若瞧著他蒼白的臉此刻染了一點緋紅,便一邊收拾藥箱一邊道——

“殿下這次遭逢大難,說白了還是因為唐知府,他們遲早會對你我下手,這次不過是唐碧君一己私慾,想要霸占殿下才先出手了。”

上官宏業惱火地咬牙:“你這個死女人不提這件事,就不會說話了?”

什麼叫想要霸占他?!他又不是女人!

明蘭若由得他罵,還態度很好地道:“是是是,總之,這次我掉進地宮之後,發現一個大秘密!”

上官宏業挑起劍眉:“什麼秘密?”

“長白山裡的那群悍匪們人數眾多,以穆姓匪徒為首,跟唐知府勾結!”

“唐知府私下乾出來欺男霸女、盤剝百姓、橫征暴斂,以百姓當人牲祭祀五仙的種種惡事,全都是靠著那些悍匪做的!”明蘭若道。

上官宏業眼神冰冷:“本王當初也聽到那些長白山裡的悍匪,竟會幫官府抓抓捕算落草為寇的災民,就已經知道了。”

隻是當時並不知道他們竟乾出如此喪心病狂的事情。

明蘭若沉聲道:“殿下這次受傷,不能輕易放過他們!”

“你覺得本文該怎麼樣?”上官宏業看嚮明蘭若,淡淡問。

明蘭若挑眉,沉聲道:“我認為您應該向朝廷請兵——剿匪!!”

中南部的赤血軍團不能用來對付東北疆的赤血,那就用朝廷的人馬——

借刀殺人!除掉那些叛徒!

……

景和剛陪著大夫回了明蘭若房間拿了藥物,就看見一道高挑的人影領著進來。

那人身邊伺候的人替他取下披風,恭謹地退到一邊。

景和遲疑了一下,見對方臉上戴了修羅麵具,手裡提了一隻精緻的食盒,機靈地道:"喬炎,你回來了?"

她敏銳地聞見對方身上有淡淡的血腥氣,但應該是他的,而是彆人的血。

喬炎看著她微微一笑:"小娘娘呢?我帶了她喜歡的糯米點心回來。"

景和有些猶豫:"大小姐給人去看診了,一會就回來,您等等唄。"

反正這次也有兄弟受傷,她不說給誰看病去了,督主應該不知道吧。

喬炎看著她,忽然唇角的笑容越發深了:"小娘娘去給秦王殿下看診了是麼?"

景和:"呃……"

喬炎提著食盒,溫淡笑容不變地道:"我去尋小娘娘和秦王殿下,一起用膳吧。"

景和被他笑出了一身雞皮疙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