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廚房的門簾忽然掀起來。

一道清冷削瘦的人影站在門口,春寒料峭,一股子寒風掠過他的袍子吹進來。

明蘭若被吹得一個激靈,顫了一下,看著他幾乎與暗夜融為一體的幽暗身影。

他揹著光,她看不清楚他的臉,卻本能地察覺到了危險。

“隱書生……你還好嗎?”她捏緊了衣袖,不動聲色地小聲試探著。

好一會,隱書生邁了一步進來,昏黃幽暗的光落在他臉上,有一種虛無莫測的氣息。

他舉起油燈,雪白俊秀的臉孔上,細長的眼角輕輕挑起,薄唇猩紅妖冶:“我很好,那些人都走了,小娘子,跟我去休息吧?”

明蘭若莫名地有些不安地退了一步,他笑容這樣斯文溫柔,身上氣息也是柔和的。

可不知道為什麼,跳躍昏暗的燭光下,她又恍惚間生出錯覺來——

麵前的書生像某種暗夜強大妖物,比如九尾狐或者修羅幻化成了人形,正等著將她拆骨剝皮。

“怎麼了?”他上前一步,似有些疑惑地撥亮了手裡的油燈。

光明驟現,明亮的燭火下,麵前的青年依然是那副文弱得風吹就跑的書呆子模樣。

明蘭若甚至懷疑他的腰肢比她還細點,一襲半舊的白袍子空蕩蕩的在夜風裡飄著。

她搖搖頭,有些疲倦地揉了下眉心:“冇什麼,大概是今天一天都太緊張了。”

“走吧。”明蘭若率先走出門來。

看到大堂裡竟真的空無一人,她有些難以理解地看了眼隱書生:“你把那些兵痞子打發走了?”

隱書生點點頭,無奈輕歎:“是的,浪費了好些金子呢,才把那些可怕的人打發了,掌櫃的知道,饒不了我。”

隱在黑暗角落的影衛們忍不住暗暗嘀咕,難道不是因為您口袋裡隻有那金子麼?

明蘭若有些歉意地道:“缺了多少錢,到時候,我會雙倍賠付。”

他頓了頓,朝著明蘭若露出個愉悅的笑:“沒關係,以後那些人再也不會回來驚嚇著小娘子了。”

明蘭若也不知道為啥,被書生笑得有點背脊發涼。

她揉了下心口,輕咳一聲:“那個我要去看看秦王的病情,你先休息吧。”

說罷,她提著藥箱匆匆地轉身離開。

她轉身那一刻,冇有看見書生細長的眼裡閃過近乎冰冷陰戾的光。

又要去那個男人那裡,你就那麼擔心他……

書生垂下眼,看著自己掌心的傷,我也有傷,你不是已經發現了麼?

可你……不記得了,你隻記得要給他上藥。

他輕歎了一聲,眼神異常偏執冰冷地笑了。

我本來不想這樣的,都是你逼我的啊……

我的小娘子!

……

替上官宏業用完了針,給他用了藥,又把對方疼得罵娘,明蘭若這才施施然地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。

她吃了點隱書生送的東西,早早地吹熄了蠟燭,上床休息。

窗外寒月如鉤,冷風呼嘯而過。

夜色這樣暗沉,她陷入了沉眠,甚至冇有察覺空氣裡漸漸彌散開詭異冰冷的香氣。

沉沉如霧,嫋嫋似煙。

整座客棧所有人在這輕薄的夜霧沉煙裡昏睡過去。

數道人影如那魅煙化形,緩緩從走廊黑暗深處浮現。

為首修長冰冷的身影,一身素銀緙絲的蟒袍,窄腰玉帶,頭戴描金烏帽,周身都是詭魅肅殺的夜色氣息。

“千歲爺,既然已經清剿了靖王餘孽,您什麼時候回去,陛下不能離開您太久。”和公公一甩拂塵,低聲問。

蒼橋淡漠地道:“快了,就這幾日。。”

“你們去吧。”他走進一處房間,淡淡地吩咐。

不一會,他身邊就空無一人。

他走近床邊,掀開了簾子,瞧著被子裡溫軟沉睡女子的美麗容顏。

他狹長鳳眸眼底忽然閃著冰冷陰鬱的光。

蒼橋一掀披風,坐了下來,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扣住明蘭若小巧的下巴。

沉煙香裡,陷入夢魘半昏睡的女孩,壓根醒不過來。

他修長的指尖揉過她豐潤柔軟的唇,沾上她濡濕柔軟的呼吸。

他眯起眸子,輕哂一聲,低頭,猩紅的舌尖輕舔了下那張豐潤粉潤的唇。

超乎想象中的觸感和滋味,讓他眼底閃過一絲異樣的光,隨後化作冰冷瘋狂的欲焰。

他長指一把扣住她的後腦,冰冷而侵犯性地狠狠吮上她的唇。

不是男人又怎麼樣?

他一樣要擁有她,得到她!

隻要她不知道他對她做了什麼,就不算違背誓言了,是不是?

為什麼要對彆的男人笑,為什麼要對彆的男人生氣,為什麼要躺在彆的男人身下,為什麼要照顧彆的男人呢……

“唔……”

半昏迷中的女孩迷迷糊糊地試圖推拒打擾自己的夢魘妖魔。

可下一刻,連無力的雙手都被禁錮,他的手指交叉扣住她的小手,扣在她身後。

蒼喬低頭掠奪的吻,生澀卻暴烈而瘋狂,像一場呼嘯的暴雨,裹脅無數壓抑黑暗的情緒,還有……扭曲的**。

他的冰冷的唇肆無忌憚地闖蕩進來,將她一切無力的反抗都壓製。

她嗚嚥著在荒唐的夢魘中掙紮。

不知多久,他終於察覺了她的嗚咽。

蒼喬頓住了動作,閉著眼輕喘著,鬆開了禁錮她下巴的手指,指尖替一點點她把淩亂的碎髮撥到耳邊。

他眯了眯眼,慢慢把臉埋進她柔嫩的頸窩,喑啞地呢喃:“你是我最乾淨的念想,所以永遠不要背棄我,不要離開我……”

她的身體這樣柔軟,這樣暖,他的若兒,他唯一的親……

不知過了多久,窗外的寒涼冷風呼嘯而過,幽暗的空間裡,隻有漏刻壺滴答作響。

門邊低低地傳來敲擊聲:“爺,子時已過……該走了。”

蒼喬方纔緩緩地抬起頭,淡淡地道:“在外頭等著,夜還長。”

門外的人默默地隱身,悄無聲息。

他輕輕地將女孩放回柔軟的絲錦緞錦被裡。

蒼喬居高臨下地看著床上陷入半昏半睡狀態的人兒,舌尖輕舔舐了下猩紅的唇角。

他的小姑娘,味道比想象中更妙,也更能讓他的心情平靜。

可是,隻是吻,又怎麼足夠安慰他心底的那些空洞?

他緩緩俯下身,莫測地盯著她,忽然輕笑了一下。

既然不想忍了,既然已經決定不再壓抑自己的卑劣,那就——卑劣到底。

反正他從來都是這世上最惡之人。

他伸手停在她的小腿,一路上向上。

隨後,床上女孩兒的褻裙一件一件地落在地上。

風雪夜,沉沉嫋娜的暗夜煙霧裡,有女孩兒細不可聞的懵懂輕泣與悉索聲,讓人聽得血脈賁張。

窗外的暗夜影衛們沉默地站著,宛如一抹冇有呼吸的影子。

【作者有話說】

會偶爾有一章內容有一點相同的地方不過不多,謝謝大家還等我,明天繼續恢複一日兩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