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悅城頓了頓,定定地看著紅亭:“這一切已經發生了,如今既然觀音小姐的所圖都已經成功了,這件事從此以後,就你、我、焰王和國公爺知道,等大事落定,我自會用自己頭顱去請罪!”

既然焰王那日已經對自己表了態,他也知道了焰王身體裡有血蠱,他便要一力將此事永遠按死。

她猛抬起泛紅眼,憤怒地差點捏斷手裡的煙槍,:“關悅城,你這個老混蛋!!”

他這話是什麼意思,她如果說出去,他就以性命相脅?

關悅城麵無表情地道:“紅亭,這是觀音小姐的心願,我就要為她完成!”

紅亭閉上眼,好一會,才喑啞地道:“我知道觀音小姐為什麼選擇你協助她執行這件事,因為你從少年時代,就是個心裡眼裡隻有她的瘋子!所以她瘋狂了,你也跟著她一起瘋!!”

那麼多條人命……當她看見那封信的時候,三天都吃不下飯,忍了好久纔在現在問出來。

關悅城眼底帶了冰冷的寒意:“紅亭,不許你詆譭觀音小姐!”看書溂

誰都不可以在他麵前說觀音小姐的不是。

紅亭深吸一口氣,差點:“算了,我不想和你吵。”

說完,她轉身就要大步離開。

“等一下。”關悅城忽然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。

紅亭冷冷地看著他:“放手,我現在不想看見你。”n

關悅城蹙眉:“如果這件事被有心人知道,隻怕會影響赤血和西北軍的通力合作。”

紅亭閉了閉眼,冷道:“如果不是為了蘭若小姐,茲事體大,你以為我會忍到現在私下來問你嗎?”

幾十歲的人了,他們都不是衝動之人,嘴閉不緊,還能活到現在嗎?

關悅城沉默了一會,卻冇有放開紅亭。

他放緩和了聲音:“紅亭,觀音小姐把蘭若小姐托付給了殿下,他們已經有了孩子……”

如果他們冇有孩子,冇有在一起,隻是親人之間的守護。

即使這件事爆出來,最多不過是以後相忘江湖而已。

可焰王卻和蘭若小姐竟在了一起,那麼他便要保護大小姐和小希少爺,為小姐和小希少爺鋪路!

紅亭複雜地看著關悅城:“觀音小姐就算把蘭若小姐托付給焰王,也隻是讓他護著蘭若小姐一輩子,不然她憑什麼犧牲一切扶他上位?”

可當初的上官焰喬才十三歲,還是個少年,怎麼就敢答應這種事!

紅亭揉了揉眉心:“可觀音小姐怎麼可能讓焰王娶蘭若小姐,如果觀音小姐有這個意思,當初根本不會認焰王為義弟,還讓他上了族譜。”

這舅甥關係,就算冇有血緣關係,說出來也是逆倫!

關悅城蹙眉:“焰王殿下說觀音小姐同意的……”

“你一把年紀,見遍世情,這都相信,那時候若若小姐才兩歲還是三歲,觀音小姐瘋了把小娃娃嫁給一個少年?”

紅亭不知道說什麼好,隻覺得腦仁疼。

這關悅城不管多精明厲害,隻要一聽觀音小姐的吩咐,就馬上成了個傻子,腦子都不好使了。

關悅城沉默了一會,抬起眼定定地看著她——

“不管焰王殿下做了什麼,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蘭若小姐現在很好,小希少爺也很好,我不許任何人讓觀音小姐的孩子不好!”

紅亭看著他,閉了閉眼:“行,為了小希少爺和少主君,這事兒我爛肚子裡,你也最好祈禱真的冇有其他人會再起底這件事。”

關悅城神色一肅:“自然……”

但是下一刻,他忽然頓住了聲音:“誰在外頭!”

有人來了!

紅亭也敏銳地發現附近多了一道腳步聲。

他們齊齊向院子外看過去,果然見一道熟悉的男子身影走了進來。

“紅亭,老關,你們在做什麼?”一道略沉的男音忽然響起來,陳將軍從院子門外走了進來。

關悅城這才發現自己還拽著紅亭,即刻就鬆了手:“子恒,你怎麼那麼早就趕到青火城了,昨日傳回來的訊息不是你午時纔會到嗎?”

子恒是陳將軍的字。

陳將軍淡淡看了他一眼:“我昨晚收到老周兒子受傷的訊息,想著反正也是要趕到這裡來,昨晚冇有休息,快馬加鞭過來,看看小周什麼情況。”

他們剛纔在說什麼?一見他出現,便停住了話題。

關悅城點點頭:“周如故現在已經能下床了,我讓人帶你去?”

陳將軍看向紅亭:“紅亭,可願意帶我去?”

紅亭默不作聲。

關悅城識趣地一笑:“我讓人給你準備早飯。”

說著,他轉身離開。

紅亭也默默地收好煙槍,轉身往外走。

陳將軍擋在她麵前:“紅亭,你去哪裡?”

紅亭看了他一眼:“你不是要去看周如故那小子嗎?”

陳將軍斯文的成熟的俊顏浮現出一點尷尬來:“正是。”

“那就走吧。”紅亭領著他往周如故的院子去。

陳將軍跟在她身後,自然而然地問:“剛纔你和老關可是在吵架,怎麼了?”

他隱約聽見什麼……不會有其他人知道這件事。

紅亭扯扯唇角:“冇什麼。”

陳將軍沉默了一會:“老關心裡的人一直是觀音小姐,即使她嫁人生子,甚至離開了那麼多年。”

紅亭頓住腳步,轉臉麵無表情地看著他:“陳子恒,你想說什麼,說我對老關有想法?”

陳將軍看著她,泰然自若地笑了笑:“是我說錯話,方纔看見他拉著你,多少心裡不舒服,他知道我一直在等你的。”

紅亭僵了僵,她是真冇想到這人看著是個斯文儒將,說話比老周和老關那種粗人都直白。

她僵硬地道:“都一把年紀,你兒子都能給你生孫子了,倒是嘴上冇個把門的。”

說著,她轉身就走。

陳將軍隻是笑了笑,不以為意地跟在她身後。

“你跟著我乾什麼!”紅亭頭疼,她忍不住又拔出煙槍來緩解自己的焦躁。

陳將軍平靜地道:“你不是要帶我去見周如故那小子,看看他的病情麼?”

紅亭:“……”

這個男人真的很容易讓她心煩意亂。

她悶聲不吭地往門外走去。

看著紅亭耳朵有點發紅,陳將軍心情很好地跟在她身後。

“聽說焰王一早就出城了,怎麼不見大小姐去送他?”陳將軍見她悶聲不吭,隨意地找了個話題。

紅亭麵無表情地道:“大小姐為什麼一定要去送他?”

陳將軍敏銳地看著紅亭,若有所思:“怎麼,焰王殿下可是做了什麼,讓你不快?”

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星星閱讀app,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下載星星閱讀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星月相隨的千歲爺你有喜了-